欢迎访问中国动漫产业网!

全国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生活 >

弗里达的最后一幅作品《生活万岁》表达的是什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20-09-03 05:27

  Frida Kalho 这个极富传奇色彩的墨西哥女画家,一直以来在画坛备受争议。应该说很少有享有盛名的画家,像她一样,几乎所有的画作都是围绕自身的伤痛、情感经历,直接地描述或阐释出来的——超过一半的画作是自画像,并且都极具墨西哥民族风格。注意,我这里用的词是“直接”,这一点,在后面的几幅作品可以得到全面的体现。当然,任何画家,或者作家,音乐家等其他领域的艺术家,都无可避免地是在基于自己的经历创作,可以说所有伟大的艺术作品都是因为带有某个艺术家自身的烙印才使其呈现出别样的风采。脱离了画家本身气质的画作都是丧失了灵魂而没有生气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的临摹作品几乎打印机一样复制了大家的作品,而绘出这些复刻品的画师却永不可能成为大家(除非有一天他开始有了真正自己的创作)。

  看到题主的这个问题的时候,一个回答都没有,关注的人也只有3个,但一下子就来了兴趣。Frida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一个画家,最初着迷于她独特的叙事性风格的画作以及她对于自身痛苦经历的看似潇洒却其实无比执着的态度。一个纠结而又放纵的她,一个离经叛道却又渴望忠诚的她。结合她的画作和她的故事,你会看到一个开始于伤痛的生命,如何顽强地终其一生与之斗争,车祸,以及与Diego Rivera的情感纠葛,是她一生中遭遇的两场灾难。前者改变了整个的生命轨迹,卧病一年的生活带她走入了美术的世界,并且让她一生都承受着肉体上的痛苦,成为了一个“独立的瘸子”,而后者,作为一个年长她20岁,并一早已成名的画家,为她的艺术生涯给予滋养并带来无限的灵感源泉,却又在她的精神世界留下了最深刻的伤口。

  记得以前在知乎看到过一句话,说每一个写给题主的回答,其实都是答主写给自己的。我想,我可能就是借这个题目,回答自己心里的问题:Frida是谁?她画了什么?她想说什么?很显然,最后一个问题都是基于前两个问题的深入探讨,同样,题主的这个问题,Frida最后的这幅画里的西瓜究竟表达了什么,也必然不能脱离前面两个问题,也不能脱离她过往的作品单独做思考。

  Frida Kahlo de Rivera (July 6, 1907 – July 13, 1954;Magdalena Carmen Frieda Kahlo y Calderón)出生于墨西哥的科约阿坎(Coyoacán),是家里四个女儿中的第三个。这里来点小八卦,Frida的父亲Guillermo Kahlo,一个从德国移民到墨西哥的珠宝商,有过两段婚姻,第一任妻子Maria Cardena与他一共生育了三个女儿,Maria Luisa(大女儿/与母亲同名), 和Margarita(三女儿),二女儿一出生便夭折了,Maira也在生下Margarita的时候难产死了。就在她死的那天晚上,Kahlo向他的第二任妻子,Frida的母亲,同时也是与他在珠宝店共事的一个在墨西哥出生的西班牙与印度裔,Matilde Calderon y Gonzales求婚了。Matilde后来给Kahlo生了四个女儿,Matilde(也与母亲同名,不知道这是不是墨西哥传统,第一个女儿要和母亲同名?), Adriana, Frida 和 Cristina, Frida排行第三。而他与前妻生的两个女儿则被他送给了别人抚养……不得不说,还是有点狗血,所以Kahlo一辈子生女儿的命吗?7个女儿!还不是跟一个女人生的!

  这里分享这个小八卦其实不仅仅是八卦的意思,我也是试图从Frida童年的生活中寻找出她后来人生轨迹的必然性。她对于婚姻的态度,对于伴侣的选择。众所周知,她是双性恋,虽然这点我一直觉得是存在争议的,我还是坚持认为她最爱的始终是Diego,其他的affair都不过是寻求慰借的放纵,而对方性别就不那么重要了。但如果属实的话,从小生活在姐妹成群的家庭中不知道会不会有一些影响。还有一点是关于她艺术道路的启蒙。Kahlo在娶了第二任妻子之后,向Matilde的父亲学习摄影,之后就从一个珠宝商逐渐转型成为了一个摄影师,还有了自己的摄影工作室,并以此为生。电影《Frida》也直接以此为切入点,绝口不提之前他作为一个珠宝商的过往,也无非是想强调,Frida从小的生活环境对他后来的艺术成就是有影响的。

  Frida的一生都在墨西哥,出生于科约阿坎的“Blue House”,也死于此。6岁的时候得了小儿麻痹症,使得她的左腿长而右腿短,所以她在后来的大部分岁月里都喜欢穿色彩鲜艳的长裙,来遮掩这一缺陷。这也使得她的着装风格乃至作画风格都极具墨西哥民族风味,从她的好多张自画像中都可以窥见一二。

  这是我个人较为喜欢的一幅作品,Frida作于1931年,那时她和Diego结婚刚刚2年,应该也是感情最好的时候,她的好几幅传世的画作都是在这个时期。这幅画中,Frida把自己的脚画得不和比例的小,这是一种对于自身残疾的隐藏的自卑,而Diego的脚则相反地异常地大。这种明显的对比,其实暗示了Frida内心对Diego的崇拜与仰视。最初他们的相识,也正是因为Frida向Diego请教对她画作的批评与指导,而届时Diego早已名声在外,是烜赫一时的墨西哥画家了。还可以注意到,Frida的头微微倾向Diego,相信有男票的女生都能够明白这种感觉,这是一种依赖和信任,当然被女票这么靠着的汉子们想必也是能够理解的,另外没有男票女票的亲们,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啦。。。(我觉得我说错话了)

  在Frida 18岁的时候,她遭遇了一场改变了她一生的灾难,几乎是毁灭性的灾难。她乘坐的巴士与电车相撞,这场车祸,几乎让她九死一生。她的脊椎,锁骨,肋骨均受到严重创伤,右肩移位,右腿11处骨折,右脚几乎被碾碎。最可怕的是一根铁棒刺穿了她的腹部与,这也某种程度上导致了她几乎丧失了生育能力。她曾经怀孕三次,最终却都无法拥有自己的孩子。这一切,在这幅Henry Ford Hospital中都得到了表达。

  这幅画作于1932年7月她的一次流产手术之后,画中一个流泪的裸着的女人躺在印有鲜血的床褥上,腹部微微隆起,可以看出她还有身孕,下身的鲜血也暗示了这一点,她的身体延伸出来几束血红色的线,我们可以理解为脐带,分别指向蜗牛(手术的时间很漫长),男性胎儿(已经知道性别,可推测怀孕时间也不算短),怀孕的子宫的侧面(Frida的自况,隐喻一个女人的内在),盆腔(这是Frida对自己遭受了中创而不能生育的一种残酷的直面),花朵(暗比自己,柔嫩脆弱)和一个手术台(暗示了手术的冷酷)。这幅画几乎是我知道Frida的第一幅作品,当时我的感觉是,还可以这样画画?可以说它带来的视觉冲击是致命的,赤裸裸的宣泄着她的伤痛,残忍地拨开这一切的。整个作品的布局均匀地铺开,就好像伤痛一直在蔓延。很难说这幅作品是“美”的,传统意义上的美是无法满足这幅作品的,我们看到的是真实的撕裂开了的美。

  这是她作于1926年的作品,也就是她19岁的时候卧病在床的那一年里面的画作。几乎可以看成是她绘画生涯的起步之作。其实从用色和线条都可以看出她还没有形成自己后期为世人所熟知的风格,即所谓的“Frida Style”。不是例的鲜艳的色彩,画中的Frida也没有神情桀骜到难以靠近,我们看到柔和的线条和饱和的深沉的色调,画中的Frida脸上甚至现出了温柔的颜色,这在她之后的画作中几乎都是绝无仅有的。

  这是Frida的最后一幅画作,作于1954年。这幅作品看起来和她之前的画作有很大差异。首先这不是一幅自画像(我真的不是Frida高端黑),其次这幅画呈现出来的是一种非常向上的情绪和感情,与她之前诉说痛苦的作品大相径庭。然而也并非完全没有Frida的端倪,丰富的色彩,占满画布的那种简直要铺出来的红绿对比色非常具有墨西哥民族风格,这一点也几乎是Frida的个人特色。(不过答主也曾在纽约艺术博物馆被Diago的一幅画欺骗,远看慢慢的墨西哥特色,差点以为是Frida的作品,结果近看才知道是Diego的,夫妻两人在艺术上果然是会互相影响的)。Frida也不是完全不画静物的,像这幅就是她作于1938年的一幅静物作品:

  说回到题主问的画,这幅画的名字叫Viva La Vida,即生活万岁。这听起来很不像是Frida会说出来的话。她的一生饱受摧残,不论是生理上的还是精神上的,她也不算是一个乐观的人,否则我们也不会看到这么多描述伤痛的作品。但是如果我们看看这句话:“ hope the end is joyful - and I hope never to return.” 我希望最终一切都是欢愉的,我希望我永不回来。这是她写在日记中的最后一句话。我们看到一个终于将要迎来生命终点的Frida,生命于她太过于残酷,也许离开是一种解脱,而在生命的最后时光,她也许才懂得了放下忘却才能够拯救她的生命。我有时会想,如果我生在她的时代,在她的身旁或者不远处,对于这样的一个她,也许离开是我希望她拥有的。当然如果可以,我更希望她拥有世俗的快乐,就好像西瓜,红得艳绿得翠,平凡到没有骄傲没有烦恼,但如果是这样的Frida,也许我们也不会看到这些作品,这是我们的遗憾。然而用自己的痛苦去弥补人类的遗憾,永恒是艺术家的主旋律。

  另外不得不提的是Frida的主义信仰,记得在电影《Frida》里面,正是在发生车祸的那辆公交车上,她的小男友还在跟她争论关于马克思,黑格尔等等的问题。Frida说道:

  从这一段其实可以看出来,Frida对于主义的倾向性在很早就露出端倪。当然电影作品中的艺术成分,不能尽信,我只是觉得一个画家的信仰与其性对于她的画作是会有影响的,虽然Frida是一个异类,但是还是不可以抹灭这一点,故此这里提出。

  切开了的西瓜,寓意着死亡,是西瓜生命周期的完成。西瓜是墨西哥亡灵节的象征符号,代表与死亡本身紧密的联系。在墨西哥文化和哲学中,生死是对照对偶着的。能让死亡是值得欢庆的,是生的值得欢庆,对死亡的超越是奠基于生的鲜活。直面死亡的勇气和慷慨来自于生的丰富和鲜活。

  切开的西瓜,借由这种死对生的映照,展示出了它生命饱含的热情和活力。西瓜上的齿牙状切痕,可以寓意生命本身经受的伤痛,但是它也经由它们的存在展示出来了它热情勇敢的内在。

  当弗里达把viva la vida画到这幅画上时,弗里达的自我形象定在了英勇无比的伤痛承受者形象上。她的勇敢、热情,带着伤痛逼近死亡,她的态度和内在自我的展示在这最后一幅画上。

  viva la vida的使用的颜色,蓝屋的颜色加上墨西哥(国旗)的颜色,表达活力原始而热烈。

  今天看传记电影中,正好看到西瓜的画像,疑惑这个单词,便找了相关的资料,就看到你的提问,顺而看了提问的回答,再回到画像的本生,我联想到:

  弗里达不属于凡间,她自由的灵魂总是想脱离肉体,她想用喜欢的食物,最简单的东西,让自己感受一下人间的美好。生活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