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动漫产业网!

全国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社会 >

钱津:论私有制、阶级、剥削产生的历史进步性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9-11-24 18:59

  如何认识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是需要当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深入研究的重要理论问题和现实问题。人类社会起源不是私有制社会,人类社会起源后经过漫长的原始社会才出现了私有制社会。奴隶社会的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代表了私有制社会的产生,此后,人类社会的发展就一直是私有制社会的发展,当今世界各个国家全都处于私有制社会发展阶段。相比原始的人吃人社会,奴隶社会的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具有一定的历史进步性,而且,此后的私有制、阶级、剥削的存在与发展对于人类社会的存在与发展具有不可或缺的历史作用与现实作用。但是,为了人类的生存延续,随着人类劳动水平的进一步提高,在遥远的未来,人类社会必将由普遍的私有制社会转变为全球一体化的公有制社会。

  在人类对于自身和自身历史的探索中,必须从基本的事实出发,作出符合客观实际的认识。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无疑是一个不容改变的历史事实,而在人类历史的天平上,如何认识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与存在则是一个需要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深入研究的重要理论问题。2018年12月18日,习同志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前进道路上,我们必须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指出改革开放的方向是坚持两个毫不动摇,既要毫不动摇地发展公有制,又要毫不动摇地发展非公有制即私有制,而不再继续改革开放前只是神圣地毫不动摇地发展公有制。因而,如何看待现今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以及如何重新认识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与存在,亦是当前伟大的改革开放实践中迫切需要给予科学研究的一个重要的现实问题。为此,站在21世纪的时代高度,本文拟对这一问题作以初步的探讨。

  私有制是指私人拥有生产资料或者说社会承认私人对于生产资料可以拥有产权的经济制度。与私有制经济制度相对应的是公有制经济制度。实施私有制经济制度的社会属于私有制社会。在社会实施私有制经济制度下,社会的一部分财产主要是投入使用的生产资料为某些个人或某些集体经济组织排他性占有。在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中,私有制社会的产生不是与人类社会的起源同一时点,即私有制社会不是自人类社会起源时就存在的,而是产生于原始社会解体之后。而产生了私有制社会,同时社会也就产生了阶级,产生了剥削,使社会成为阶级社会和剥削社会,即私有制、阶级、剥削是同时产生,同时存在的,都是在原始社会之后产生的,都不是人类社会与生俱来的。而人类社会自从成为私有制社会、阶级社会和剥削社会之后,就进入了私有制社会、阶级社会和剥削社会发展阶段。迄今,人类社会的私有制经历了奴隶社会私有制、封建社会私有制、资本主义社会私有制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私有制的发展阶段。其中,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私有制经济即非公有制经济是国家经济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形式并存中的私有制经济,是公有制经济必要的和有益的补充,是改革开放后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那么,人类社会的起源为何不是私有制社会的起源呢?对于400多万年前的情况,现在已无法复原,甚至就连一点点的历史陈迹都难以寻觅。但是,有一点可以从推理上确定,人类社会的起源是由人类劳动的起源决定的,人类劳动最初起源时是猿人劳动,猿人劳动是由类人猿劳动演变过来的。也就是说,猿人劳动是自类人猿劳动起源的。因而,猿人劳动不可能不与类人猿劳动存在很多的相像之处。尽管现在从性质上把握,猿人劳动属于人类劳动,类人猿劳动属于动物劳动。可在起源之时,这二者还是很难区分的。而且,与现代人类劳动相比,猿人劳动可能更像的是类人猿劳动,而不是更像现代人类劳动。对此,无法回避的是,当初已经属于人类劳动的猿人劳动与属于动物劳动的类人猿劳动有着直接关联的共同之处。对于人类劳动的起源来说,不可能将猿人劳动与类人猿劳动截然分开,恐怕如果能够将猿人劳动与类人猿劳动截然分开,就不会有人类劳动的起源了。这就是说,猿人劳动在很大程度上与类人猿劳动相似,猿人劳动对类人猿劳动的继承与发展是必然的,即已成为人类劳动的猿人劳动还带有很大的动物性是必然的,这种动物性就是指动物的生存方式在人类社会的延续。而当时的猿人劳动中的动物性直接表现为原始战争体现的暴力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在那远古的年代,依靠猿人劳动,人类开启了自己的生活,但是,人类还不得不为了生存而保留着一定的类人猿劳动方式,无法完全排除动物的生存方式。猿人劳动的出现,即起源,是地球上发生的一件重大事情,这标志着地球的自然已经开始成为了人化的自然,地球经历了没有人类向出现人类的转变。只是,就今天而言,必须从逻辑上承认,猿人劳动还带有动物性,即延续着一定的暴力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猿人劳动还同类人猿劳动极为相似。正是由于猿人劳动是从类人猿劳动起源的,这种起源很艰难,不得不保留某些基本的类人猿劳动方式,在类人猿劳动中没有私有制的存在,对于动物来说,根本不具有私有制制度存在的思维意识,类人猿也只是一种保持自然的群居生活的动物,因而在猿人劳动中也就没有私有制方面的内容,以猿人劳动为代表的人类劳动的起源决定的人类社会的起源也就不可能是私有制社会的起源。

  人类社会起源时不是私有制社会。人类社会起源后经过400多万年漫长的原始社会岁月的艰难发展,才进入了奴隶社会,奴隶社会是人类最初的私有制社会。奴隶社会的出现表明,人类私有制社会的产生是人类原始社会发展的结果,人类私有制社会的历史并不是人类社会的全部历史。需要明确的是,在人类原始社会的长期发展之后才产生的奴隶社会作为人类私有制社会的产生更加重了人类劳动和人类社会的动物性存在,即在奴隶社会的阶级压迫下产生的剥削实质是又一种动物性的产生,这种动物性就是指寄生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在人类社会的延续。奴隶制私有制社会的产生就是奴隶主阶级压迫奴隶阶级的奴隶制剥削的产生,就是奴隶制剥削社会的产生。奴隶制剥削表现的是一种最丑恶的动物的寄生性。在奴隶社会产生之前的原始社会就是有动物性存在的,但是只有暴力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没有私有制、阶级、剥削的存在,即没有寄生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存在。私有制、阶级、剥削是在原始社会之后产生的,是原始社会的发展才产生了私有制、阶级、剥削的。因而,可以说,不研究原始社会,不从原始社会的客观实际出发进行历史考察,就无从认识私有制、阶级、剥削是怎样产生的,就无法确定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历史逻辑。所以,在1848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出版的《党宣言》中明确指出要消灭私有制之后,在马克思殚思竭虑地写作完成批判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巨著《资本论》之后,在1883年去世之前马克思认线年出版的美国学者摩尔根研究原始社会的《古代社会》一书以及当时出版的其他古代社会史著作,写下了大量的读书笔记;而在这之后的1884年,恩格斯在充分研究马克思这方面笔记的基础上,主要依据《古代社会》提供的某些认识结论和学术资料以及自己曾经对古希腊人、罗马人、克尔特人和德意志人的社会历史的研究和当时新发现的材料,撰写了《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这部著作,对原始社会的历史和家庭、私有制、国家的起源作了透彻的阐述和认识,特别是在经济方面给予了详细的论证。这充分地表明了研究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需科学地研究原始社会历史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可以说,对于当年走出了原始社会的人类而言,他们迎接新到来的私有制社会是一种历史的必然,是只能自然地接受的客观驱使,是继续保持生存延续的客观需要。如果说,私有制、阶级、剥削在动物社会始终是没有的,私有制、阶级、剥削在原始社会是没有的,动物性的寄生性的剥削在原始劳动中是没有的,那么,只能说寄生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即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是原始社会的一种创造,是原始劳动的一种创造,是原始人经过长久长久的努力才实现的一种创造。这种创造将人类社会的发展向前大大地推进了一步,使人类社会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虽然人类起源之后的原始社会是没有寄生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存在的即没有私有制、阶级、剥削存在的,但没有私有制的原始社会并不是比私有制社会更文明的社会,而是事实上留存着漫长野蛮历史的人类社会。摩尔根《古代社会》一书的研究将原始社会分为两个阶段,即蒙昧阶段和野蛮阶段。他认为,人类脱离了原始社会之后,才进入文明社会的发展阶段。决定原始社会性质的是原始劳动,原始劳动中存在着由类人猿的暴力搏杀劳动直接演变而来的像动物一样使用暴力厮杀手段实现的弱肉强食的基本求生方式。原始社会是迄今为止人类社会走过的最长的一个发展阶段,经历了400多万年的风云岁月。在激荡的原始社会的历史长河中,最突出的是存在频繁的原始战争。最初的猿人们为了生存,要采集野果吃,要打猎捕获野兽为食,同时也要打仗。一群猿人与另一群猿人之间经常爆发战争,像动物一样相互之间进行殊死的战斗,争夺山林,争夺生存的地盘,更是为了直接地抢掠对方的肉体作为自己一方重要的食物来源。自然科学的研究表明,在动物界,存在着两种不同的动物,一种是不吃自己同类尸体的动物,再一种是吃自己同类尸体的动物。类人猿属于后一种,即吃自己同类尸体的动物。因而,由类人猿转化的猿人,也像类人猿一样吃自己同类的尸体。于是,抢夺对方的人作为自己一方群体的食物来源,成为原始战争频仍的一个重要的动因,也是人类战争产生的毋庸置疑的自然基础。尽管那时的打仗不一定都是为了吃人,有时也可能是为了争夺山林,即争夺栖息地,但是,为了吃人还是最主要的缘由。如果说,人类的私有制社会都属于人吃人的社会,那么,不属于私有制社会的原始社会更是一种直接的人吃人的社会。根据人类学者对于近代遗存的原始吃人部落的考察,在那里,有时抓回战俘来,捆在树上,成年人不动手,而是叫七、八岁的孩子动手杀死,以从小培养孩子们的杀性,让他们沐浴着残暴的考验自发地适应这种人吃人的血腥生活。甚至,考古的研究表明,在原始社会早期,不仅是打仗掳来的战俘要被吃掉,就是原始人打仗或打猎中受重伤的本部落成员,也是要被吃掉的,因为没有能力养活这些伤者,吃掉是迫不得已的无奈。直到后来,可以养护伤兵了,而不再吃伤兵了,人类学者将这称之为文明的开始,他们的根据是有骨折骨骼愈合的化石为证。事实上,在食物极为匮乏的艰难困境中,某些原始人是连自己的孩子都要吃掉的,为了避免血亲悲痛,往往会易子而食,惨不忍睹。可是,为了生存,又能有什么办法呢?这是无法用道义谴责来评判的事情。因为要生存是摆在第一位的,原始人类只能是野蛮地活着,他们刚刚脱离了动物界,还只能是像动物一样或是说至少在很大程度上像动物一样求生。他们依靠战争生存,就是依靠动物的生存方式生存。如果说在现代的人类社会,战争的硝烟尚未褪去,有时还会很浓烈,那么,在原始社会,原始人只能是频频地使用暴力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应该是历史不难理解的。原始人不得不直接吃人的野蛮血腥生活,即使到了原始社会的末期,也依然是兴盛不衰的。

  当然,在原始社会,带有动物性的劳动在发展,同时,人性的劳动也在发展。这就是说,原始劳动始终在推动着原始社会发展。400多万年的原始社会的历史,并不表现为日新月异发展迅猛的社会变迁,但却时时闪烁着人性劳动进步的光芒。与打仗不同,打猎不属于带有动物性的劳动,原始人的打猎的本事是不断提高的,这其中蕴含着原始人与野兽斗智斗勇的成长过程,但最主要的是原始人靠智力取胜,并且逐步地积累了颇为丰富的狩猎经验。劳动工具也是在不断地提高之中,最初只有打制石器,后来有了磨制石器,再后来又有了烧制的陶制品和简单的铁制、青铜制工具,肯定当时还有别的材料制造的工具,但是,现在能够看到的历史留存也只有石质、陶制的和金属制造的工具了。铁器、青铜器的制造是很复杂的,因为首先需要冶炼矿石,原始人是怎样掌握矿石冶炼技术的,无从考证。只是在经历了长久的岁月之后,现代体上知道铁器、青铜器最早产生于原始社会末期。这多少表明末期原始人的智力水平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能够制造简单的铁器、青铜器的原始人已经脱离了最初的猿人发展阶段,能够制造铁器、青铜器的劳动已经是当时比较复杂的劳动。在劳动工具的不断开发进步下,原始人的劳动已经不仅仅限于采集野果和捕捉野兽了,他们开始慢慢地学会了种植,虽然是刀耕火种,很粗糙的农业劳动,但是有了开始,原始人就不必单纯从自然界直接索取食物了,他们的劳动技能的提高已经可以使他们吃上一些自己种在地里的粮食。初步的养殖劳动也已经出现,原始人的肉食除了战俘的肉、野兽的肉,还增加了自己养殖的畜牧业产品,这也是一个了不起的开端,这直接导致了后来的畜牧业的大发展,使得后来的一定时期内人类的游牧经济成为了主要的社会劳动。更重要的是,后期原始人已经知道遮体了,不再像动物一样赤身地生活了。不管是用草、用树叶、用兽皮遮体,这都是人类文明的创造。尤其是用兽皮遮体,依此充作衣服,需要对兽皮进行加工,掌握这种加工技术也是比较复杂的劳动,因为只有经过加工的兽皮才能柔软才能成为人们遮体和保暖的衣料。穿上衣服是人类脱离动物界的最为直观的表现,不管原始人的遮体衣服多么简陋,这也是他们的劳动换来的,是他们的劳动创造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提高了他们的生活质量。原始劳动的发展直接提高了原始人的文明程度,或许,到了原始社会末期,原始人已经有了自己动手盖建的房屋,已经不再像动物一样住在山洞里,不再是四处漂泊,日晒雨淋了。据推算,这些衣、食、住方面的变化,在原始社会末期都是可能出现的。这也就是说,经过了400多万年的发展,人类劳动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人性的劳动已经显现出人类最初的生产创造力,大大地推进了社会的发展,人类生活的改变。无论如何,人类的文明包括劳动分工是从原始社会开始的。恩格斯说:“分工是纯粹自然产生的;它只存在于两性之间。男子作战、打猎、捕鱼,获取食物的原料,并制作为此所必需的工具。妇女管家,制备衣食——做饭、纺织、缝纫。男女分别是自己活动领域的主人:男子是森林中的主人,女子是家里的主人。男女分别是自己所制造的和所使用的工具的所有者:男子是武器、渔猎用具的所有者,妇女是家内用具的所有者。家户经济是制的,包括几个、往往是许多个家庭。凡是共同制作和使用的东西,都是共同财产:如房屋、园圃、小船。”[1]虽然在学术研究中,没有学者将原始社会称为文明社会,但是,毫无疑问,最初的人类文明是原始人建立的。尽管原始文明不可与原始社会之后的文明相比,不可与现代文明相比,但那是文明的开始,是艰难的起步。没有原始文明的创立,就不会有以后文明的逐步发展,就不会有现代文明的出现。只是,从今天来看,需要明确,伴随着原始文明的是原始野蛮的存在,那时的一切的人性的文明都是初始的,都是与血腥的人吃人的历史并行的。原始文明的起始为人类社会的进步奠定了基础,带有一定动物性的原始劳动也进一步随着人类生存的需要向前发展。

  劳动的发展决定社会的发展。马克思指出“:劳动首先是人和自然之间的过程”[2]。即人与自然的关系体现在劳动中。人是劳动主体,包括智力因素和体力因素;自然是劳动客体,包括作为劳动对象的各种物质资料和作为劳动手段的资产条件;劳动作为整体是劳动主体与劳动客体的统一,劳动主体的智力因素作用始终在劳动整体中起主导作用,并由此决定其他因素的作用和劳动整体的发展水平。所以,从根本上说,人类社会能够走出原始社会,进入私有制的奴隶社会,是由人类劳动的发展决定的,是劳动的智力因素作用提升决定的。虽然在原始社会没有私有制、阶级、剥削存在,但原始社会是一个直接的人吃人的社会,是人类日常生活中充满着血腥的社会,是残忍的暴力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十分明显留存的社会。与原始社会的人与人的关系相比,原始社会之后的奴隶社会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杀战俘了,而是将战俘留下来作为奴隶进行奴役。在这样的社会变化即人与人的关系变化中,奴隶们成为奴隶主的私家财产,形成了最初的私有制;奴隶与奴隶主成为对立存在的社会阶级,使社会成为最初的阶级社会;奴隶成为奴隶主残酷剥削的对象,使社会成为最初的剥削社会。这也就是说,私有制的产生就是奴隶社会和奴隶社会阶级对立的产生,私有制的产生就是奴隶制的残酷的人压迫人和人剥削人的产生。奴隶主和奴隶的阶级对立和奴隶制残酷的剥削产生的基础在于带有一定动物性的人类劳动的发展决定的私有制的社会生产关系的形成。

  在奴隶社会,不论是谁,总是要有人成为奴隶,有人成为奴隶主。成为奴隶主的人,不杀奴隶,而剥削奴隶,不是良心发现,善心使然,而是由于劳动的发展已经使劳动中的体力因素成为主要作用,即劳动整体作用中占比例最大的作用,劳动者的体力是当时最重要的谋生力量,蓄养奴隶劳动者,剥削他们可以比吃掉他们更有利,对于奴隶的残酷剥削可以使奴隶主获得更多的生存资料。这是人类劳动能力提高的结果,提高了能力的劳动可以使一个人的劳动提供更多的劳动产品。于是,战俘们都被留了下来,保住了性命,但却成为了被战胜者奴役的受剥削的劳动者。就文明的创造而言,奴隶社会的出现是在距今约5000年前,那时已经有了文字的使用,所以,相比原始社会,奴隶社会的存在,已经可以为后世留下更多的可查的历史信息。据文字记载,奴隶社会仍然是战争繁多,主要有奴隶制国家与奴隶制国家之间的战争、奴隶主与奴隶主之间的战争,还有奴隶反抗奴隶主的战争。奴隶制国家发动战争的主要目的是抢夺强壮劳动力作为奴隶,其特点就是光抢人不抢地。人类社会处于奴隶社会的时代也可以称之为是青铜器时代,那时最复杂最经典的劳动就是制造青铜器的劳动,至今还留有很多的精美的青铜器物件可以作为那个时代的历史资料进行研究。在奴隶社会,相比原始社会,人类劳动有了更大的发展。游牧、种植、建筑、狩猎、制革、采矿等劳动都有了一定的技能水平提高,可以更好地为社会生存的需要提供劳动成果。而且,最初的商业劳动也出现了,商业性的劳动成果交换也日益丰富起来。与此同时,音乐、美术、歌舞等艺术性的劳动创始和发展也由一部分奴隶承担了起来,一方面成为了少数奴隶主的享受,一方面也为人类社会的文化发展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无疑,奴隶社会的发展是建立在没有人身自由的奴隶繁重劳动的基础之上的,奴隶主虽然抢来奴隶不杀掉吃肉,但是奴隶主强迫奴隶进行高强度的劳动,并且直接握有奴隶的权力,随时都可以剥夺奴隶们生命,并且还要强迫奴隶们,为他们繁衍下一代的奴隶。有的时候,奴隶主为了娱乐,还要迫使奴隶与饥饿的猛兽格斗,如果奴隶不能在这种野蛮的格斗中取胜,就只能成为猛兽的食物。没有人身自由的奴隶同样也没有自身生命的保障。奴隶社会这种私有制社会,首先是将奴隶作为财产归于私人所有的,是将奴隶主的生存享受建立在被私有的奴隶的悲惨人生之上的,是奴隶的枷锁造就了社会的生存与发展。所以,奴隶社会这种最初产生的私有制社会是人类社会历史中最残暴最丑恶的私有制社会。而且,由原始社会进入奴隶社会,恩格斯指出:“除了自由民和奴隶的差别以外,又出现了富人和穷人的差别,——随着新的分工,社会又有了新的阶级划分。各个家庭之间的财产差别,炸毁了各地迄今一直保存着的旧的制家庭公社;同时也炸毁了为这种公社而实行的土地的共同耕作。耕地起初是暂时地、后来便永久地分配给各个家庭使用,它向完全的私有财产的过渡,是逐渐进行的,是与对偶婚制向专偶制的过渡平行地发生的。个体家庭开始成为社会的经济单位了。”[3]

  在奴隶社会之后,由于劳动智力因素作用水平的不断提升,又相继出现了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同奴隶社会一样,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也都是私有制社会,即都是有寄生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存在决定的私有制社会。只不过,与奴隶社会的私有制社会不同的是,封建社会的私有制主要体现为封建地主对于土地的私人拥有上,地主主要是依靠私人占有土地而对农民进行剥削的;资本主义社会的私有制主要体现为资本家对于资产条件即资本的私人拥有上,资本家主要是依靠私人占有资产条件即资本而对工人进行剥削的。与奴隶社会存在的奴隶主与奴隶的阶级对立不同,在封建社会主要存在的是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的对立,在资本主义社会主要存在的是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即工人阶级的对立。相比奴隶社会的私有制社会产生,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作为私有制社会的发展,都是由人类劳动的发展进步决定的社会发展进步。

  历史地看,尽管封建社会取代奴隶社会是一种社会进步,资本主义社会取代封建社会也是一种社会进步,但这并不排除其有着进步性的社会本身都存在着一定的动物性的残暴和丑恶的生存方式,即这样的动物性的残暴与丑恶的生存方式存在并不影响人类社会历史的进步。毕竟相比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虽同样是私有制社会,却已经没有了对于被剥削劳动者直接的人身占有,没有了在被剥削劳动者身上的锁链。所以,私有制社会自身也是有发展有进步的。只是,对于奴隶社会的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却是不可以与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相比的。因为这样的相比,只能是看到奴隶社会的更残暴更丑恶的一面,而且这一面的存在是无可辩驳的历史事实。客观地讲,认识奴隶社会的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需要沿着历史发展的自然轨迹去探究,这样就能够明确地认识到原始社会之后奴隶社会的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表现的是一种社会进步。相比更野蛮的人吃人的原始社会,奴隶社会的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是具有历史进步性的,是开启人类社会发展新阶段的。问题就在于,研究人类社会的历史,不能不从人类社会的起源起始,认识奴隶社会的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不能抛开原始社会的历史作为客观的真实参照。只要确认原始社会400多万年的历史存在,不是仅从阶级社会的历史认识人类社会历史,就一定不会否认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具有历史进步性。相反,如果不考察原始社会400多万年的历史存在,仅仅从阶级社会的历史认识人类社会历史,仅仅从有文字记载的历史认识人类社会历史,那就完全有可能不会认识到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具有的历史进步性。今天需要反思的关键在于,19世纪提出要消灭私有制时,并没有认识到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具有历史进步性。因而,在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市场化改革之后,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创新与发展研究中,确认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具有历史进步性,有着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这是尊重人类历史发展全过程的研究态度,而不再是只以阶级社会的存在为人类历史发展全过程的研究;这是对于原始社会与奴隶社会进行比对后的认识结论,而不再是只以私有制社会、阶级社会、剥削社会为历史背景的研究;这是对于人类的历史与现实包括对于社会主义国家改革开放的历史与现实高度负责的学术探讨,而不再是无视人类社会私有制、阶级、剥削产生与发展的最基本的真实的历史与现实的研究。历史已经证明,没有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就没有人类社会从原始社会发展到奴隶社会的进步;没有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就没有人类社会在奴隶社会和奴隶社会之后的发展,就没有今天人类社会发展高度发达的实现;没有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人类就还要停留在人吃人的野蛮原始社会生活之中。所以,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具有历史进步性,是一个对于历史客观事实的认定,是对于人类漫长社会发展史中的一个关键环节的自觉理性认识。私有制的生产关系是由生产力决定的,而“生产力属于劳动的具体有用形式”。[4]因此,归根结底,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与发展是由人类劳动的发展水平客观决定的。

  奴隶社会的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代表了私有制社会的产生,代表了人类社会的发展中从此有了私有制、阶级和剥削,也代表了在人类劳动的发展中产生了寄生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自奴隶社会起始,人类社会的发展就一直是私有制社会的发展,而且,在20世纪末,除去苏联解体和东欧国家的剧变,在曾经消灭了私有制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市场化改革开放中也都恢复了私有制经济的存在,事实上表明整个人类社会又都回归到存在私有制、阶级、剥削的社会发展轨道上来。剥削是一种经济机制,回归私有制就是社会允许剥削合法存在。这样一来,不论经济发达,还是不发达,当今世界就没有哪个国家没有私有制经济,全部地统统地还都处于私有制社会经济发展阶段。尤其是,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是在改革开放之后重新发展私有制,才跟上时代的步伐,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成就。这表明,自原始社会之后,至今人类的生存还离不开私有制、阶级、剥削,即离不开寄生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的延续。面对这一现实,迫切需要给予深入地研究,尤其是对于原先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无一例外地现在都允许发展私有制经济,都允许剥削合法存在,需要作出客观性的理论分析。

  人类是自然界的一个物种,人类的生存首先需要自然的允许。根据已知的宇宙史,地球曾经两次遭遇外星球的撞击,一次灭绝了70%的生物,一次灭绝了90%的生物。所以,只能说,是在自然的允许下,人类幸运地走到了今天,而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还将继续走下去。人类社会的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与发展是一种自然的历史过程。有私有制存在,就有阶级的存在,就有剥削的存在。在人类劳动决定人类社会存在的意义上,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与发展就是寄生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的产生与发展,是与暴力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不同的动物的生存方式在人类社会的延续和发展。相比暴力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寄生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的产生减少了一定的血腥性,虽然对于被剥削的劳动者是极大的苦难,但是终归不同于直接被吃掉的命运。如果说,在原始社会,原始人类不得不依靠暴力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生存,在以后至今的私有制社会,人类还是需要暴力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伴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那么,对于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及其产生之后,人类需要依靠寄生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生存与发展就是不难于理解的。人类的生存面对的是自然的历史,不是可以任意理想化的。事实上,自从人类从动物界分离出来,苦难就一直伴随着人类劳动在发展延续,人类不得不依然保留一定的动物的生存方式维持着整体的生存,因为这是自然的延续,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人类还是只能如此带有一定的动物性生存,还是不能仅凭人性的劳动保持自身生存的延续。在血腥野蛮的原始社会之后的历史时期内,人类社会始终存在残暴的战争、丑恶的剥削是不可避免的。私有制社会的出现只是比没有私有制的原始社会的状态好一些,但是依然不可避免地存在着战争的残暴,而且还增添了剥削的丑恶,还是始终无法实现完全的人性化的生存。这就是说,在自然的允许下,在人类劳动的发展决定的私有制社会发展阶段,人类只能是既依靠暴力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生存,又依靠寄生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生存。在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中,这是需要当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创新与发展的理论研究给予客观认定的历史事实。

  从根本上说,人类的生存不能摆脱动物的生存方式是与人类劳动的发展水平直接相关的。虽然经历采集经济、游牧经济、农业经济,现今人类社会已经发展到了高度发达的工业经济社会,人类劳动一步步地由简单向复杂发展,如今已经是高度复杂化了,但是,迄今为止,相对人类完全摆脱动物的生存方式实现完全人性化的生存还有一定的距离。这就是说,若要人类社会走出私有制社会发展阶段,走进没有私有制、阶级、剥削的实现人类美好大同的主义社会,还需要人类劳动的进一步发展,还需要由目前的高度发达的工业经济发展到具有更高智能化劳动水平的知识经济作为经济基础。而在人类劳动的发展还未能创建高度发达的知识经济的社会经济形态之前,人类社会的发展就还是只能处于存在私有制、阶级、剥削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一阶段实际上包括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即处于这一阶段之中的社会经济发展客观上需要包括以公有制经济为主、多种所有制形式并存中的非公有经济的存在与发展。这一点已经为目前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的改革开放实践所证实。

  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具有的历史进步性还在于私有制、阶级、剥削的存在一直伴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虽然这种进步都是历史性的进步,但是对于人类社会的存在与发展是不可缺少的。仅就目前来说,私有制、阶级、剥削的存在对于保持和延续人类的生存、促进和推动人类社会的发展,仍是现实的客观需要。在人类社会发展的现阶段,私有制意味着私人占有生产资料,而生产资料作为劳动客体在现阶段劳动整体中发挥着主要作用,因此,生产资料就是人类最重要的生存资料,人类只有最好地保护好和利用好生产资料,才能最好地保持和延续人类的生存、促进和推动人类社会的发展。那么,怎样才能最好地保护好和利用好生产资料呢?根据现阶段的人类劳动发展水平,只有允许私人占有生产资料,并且允许剥削即给予生产资料占有者一定的收益权,才能最好地保护好和利用好生产资料。无论是在封建社会,还是在资本主义社会,剥削就是指在私有制的基础上生产资料的占有者仅凭占有(投入生产的)生产资料而占有劳动成果的一部分。所以,剥削的存在是私有制社会中一种经济机制的存在,在私有制社会发展阶段是无法使用暴力消灭剥削的,暴力只能消灭剥削者,无法消灭剥削。而在人类劳动发展的一定水平上,客观的历史事实表明私有制的存在对于人类的生存与发展是有利的,即能够保障人类的生存延续和给予社会带来相应的发展活力,人类还不得不以允许存在剥削这样的动物的生存方式维护自身的生存延续。因而,在当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的理论发展创新中必须实事求是地确认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具有历史进步性,并依此进一步确认私有制、阶级、剥削的存在与发展对于人类社会的存在与发展具有不可或缺的历史作用与现实作用。对此,如果不能确认,那就是对于人类劳动发展史和人类社会历史在这一方面缺乏最基本的科学认识。习同志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改革开放是我们党的一次伟大觉醒,正是这个伟大觉醒孕育了我们党从理论到实践的伟大创造。改革开放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发展史上一次伟大,正是这个伟大推动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飞跃!”这表明,在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党人对于人类自身和自身历史还是缺乏某些方面的客观认识,其中就包括关于私有制、阶级、剥削的存在与发展对于人类社会的存在与发展具有不可或缺的历史作用与现实作用缺乏客观的认识。所以,改革开放才是我们党的一次伟大觉醒,经过改革开放才对于人类自身和自身历史的某些方面有了新的科学认识,其中毫无疑问地包括关于私有制、阶级、剥削的存在与发展对于人类社会的存在与发展具有不可或缺的历史作用与现实作用的新的认识,正是这个伟大觉醒孕育了我们党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创建到开启既要毫不动摇地发展公有制又要毫不动摇地发展非公有制即私有制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践的伟大创造,引领中国从一个贫困落后的国家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家,并且正在昂首阔步地走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上。

  面对21世纪人类社会发展的现实,更深入地讲,当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的理论创新与发展还应当明确地认识到,随着未来全球化知识经济高度发达时代的到来,随着人类劳动水平的进一步提高,在遥远的未来,人类社会必定还是要消灭私有制,进入公有制社会。但这讲的是以后的将来要消灭私有制,不是讲现在的将来,更不是讲现在消灭私有制。需要在理论上客观地给予明确的是,人类并不是为了消灭私有制而消灭私有制,并不是为了建立公有制而消灭私有制,说到底,在未来的未来,人类必须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依然是为了保持自身的生存延续。现在,依靠私有制,人类还可以保持生存延续,或是说还可以生活得很好。但到了可以预见的将来,无可回避的是,人类面临的生存压力会逐渐加大,主要是地球的资源有限的窘迫会越来越显现和地球的生态环境正在更进一步地恶化,来自毁灭性致命病毒侵袭和外星体撞击地球的威胁是令每个人都惊恐万分且每个人都束手无策的,因而,私有制就渐渐地起不到保护人类生存延续的作用了,未来的人类将不可能再继续依靠动物的生存方式保持自身的生存延续,未来的人类只有慢慢地结为一体共同奋斗才能对抗未来严峻的生存压力。随着人类劳动高度智能化的发展,作为劳动内部始终起主导作用的智力因素作用将逐渐地发展成为在劳动整体作用中又能起到主要作用,这将成为人类公有制社会建立的内在的劳动基础。在建立这一劳动基础的未来进程中,由人与自然关系的发展决定的人与人的关系发展,将必然是实质为动物的寄生性的生存方式的私有制、阶级、剥削渐渐地退出历史舞台,改革成功后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将从具有不完全性的企业公有制开始经过各个国家公有制的先后实现再慢慢地发展到全球一体化的公有制构建,使人类社会由普遍的私有制社会逐步地转变成为普遍的公有制社会。从逻辑上讲,未来的人类只有依靠全球一体化公有制的力量才能有效治理正在不断加速恶化的地球生态环境,才能不断开拓外层空间,使自身能够以宇宙为家园与自然和谐相处,免于灭顶之灾。不然,即使自然允许人类生存下去,建立在各个国家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上年复一年一再演化升级的高科技战争的暴力作用也将毁灭全世界,使未来的人类无法保持生存的延续。所以,人类要想不灭亡,长久地继续保持生存延续,消灭战争,消灭剥削,即消灭一切自己曾经长久地依靠的动物的生存方式,走向全球一体化的公有制社会是由未来实现的完全人性化的劳动决定的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

  从具有历史进步性的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发展到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的私有制社会及其之后,这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一方面是,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再到资本主义社会,乃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人性的劳动不断地发展提高,至21世纪,高科技劳动已经高度复杂化了,正在走向高度的智能化;另一方面是,人类依靠动物的生存方式生存也在不断地发展,不仅从未间断,而且始终保持着相当强劲的活力。而同样,从现在的人类客观需要的充满活力的普遍的私有制社会,经过各个国家的公有制的先后实现,再发展到全球一体化的公有制社会,也将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一方面是,高度智能化的人性劳动的发展将推动社会由高度发达的工业经济形态向更高度发达的知识经济形态逐步转化,以此最终建立进入人类更高级的主义社会需要的经济基础;另一方面是,未来人类将逐步减少对于暴力性和寄生性的动物的生存方式依靠,直至最终全部消除对于动物的生存方式的依靠,实现完全依赖于人性化的劳动保持人类自身生存的延续。这前一个过程已经是一个历史的过程,其漫长也是已有历史尺度确定的;而这后一个过程还是一个现实需要开启未来实践的过程,其漫长还没有确定的时间标示,但肯定也不是一个能够很快度过的社会发展阶段,且必然不是现今可以作出具体描述的发展过程。这后一个过程的社会实践结果必将表明,在自然的允许下,人类只有完全脱离对于动物的生存方式的依靠,实现劳动的完善化和人的完善化,才能最终有效地适应宇宙大自然的生态环境,永远地保持自身的生存延续。目前,人类社会的发展正处于这两个过程的交替时期,既可视为前一个过程的历史发展延续,又可成为后一个过程的社会实践开始。

  对于当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研究来说,需要对私有制、阶级、剥削的产生、发展和消亡作出科学理性的认识,不能因为人类社会的未来发展最终必将消灭私有制,而无视私有制、阶级、剥削产生具有的历史进步性,抹煞私有制、阶级、剥削的存在与发展对于人类社会的存在与发展具有的不可或缺的历史作用与现实作用。从改革开放之前的理念出发对于现今世界经济发展依靠的基本的私有制经济制度给予否定、排斥和对于现今存在的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形式并存中的私有制经济给予打击、歧视、恐吓或发展上的限制,不将非公有制经济作为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力量;也不能因为现实世界的各个国家全部都是私有制社会,包括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国家也需要存在一定的私有制经济和鼓励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私有制的存在与发展使得现时代人类的生存充满生机与活力,特别是一些发达国家在私有制基础上取得了民生极大改善的建设成就,而看不到未来人类的生存延续最终必须消灭私有制的客观需要,将私有制社会视为永恒,将人类必须依靠一定的动物的生存方式生存视为永恒。尊重历史,需要实事求是,最起码需要从人类起源时起根据人类劳动的起源认识人类的历史,认识人类社会的起源与发展的历史,而不能只就阶级社会的历史认识和评价私有制、阶级、剥削。放眼未来,需要与时俱进,不能是只从封闭的地球有限生存空间人与人的关系发展作出主观的推论,而应当站在20世纪末打破了思维方式封闭性的宇宙空间高度从人与自然关系的发展认识人类生存延续的客观需要和选择。总之,尊重历史就是要尊重私有制的存在历史与现实作用,尊重私有制、阶级、剥削产生的历史进步性,明确消灭私有制、阶级、剥削不是现阶段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任务;放眼未来就是要从人类劳动发展的未来看到人类社会发展的未来,从现实的人类生存需要的私有制社会看到为了生存的延续,人类的未来必然要走向世界共同对抗生存压力的公有制社会的未来。